动态   |   2022-03-24 收藏 0 2

20220208155402.gif


范旭东

    香港脱险记




1941年12月8日,太平洋战争爆发,日军先后占领新界、九龙,并炮轰、空袭香港。此时范旭东居住的香港铜锣湾寓所前面,已成了高射炮阵地,十分危险。


香港铜锣湾

范旭东寓所所在地


受周作民邀请,范旭东夫妇和经济学家何廉、大公报总经理胡政之到金城银行香港分行大厦的地下室避难。12月25日,香港沦陷。周作民等一些中国知名人士被日军拘押起来,幸亏他们没有认出范旭东这位中国化工界名人和实业界台柱。

这时的香港由于日军的暴行肆虐,各界民众和名士纷纷逃离。当年叶浅予有一幅著名的漫画,题目就是《快逃出香港》。此时范旭东与何廉等人共同策划尽快离开这人间魔窟。当时日军当局为了减轻香港数百万人的粮食负担,有意疏散人口,凡老弱病残通过陆路、水路返回中国大陆者,均不阻止。范旭东等人趁香港秩序尚未恢复,以难民身份申请登记,领取了离港证。当时,返回内地通路只有三条:一走海路去上海;二走广州湾;三走九龙、深圳进入大陆。第一条,范旭东不愿再多吸一口沦陷区的秽气,一口否定;第二条,海路危险太大,也被否认;最后选择了第三条,走九龙、深圳线。


范旭东记述香港经历的《往事如尘》亲笔手稿

(笔名阿三)和《海王》发表的此稿


1942年1月25日,范旭东一行99人换上工装,在海边排了整整4个小时的队,坐上了从香港到九龙的渡船。至九龙夜宿后,开始徒步行走,奔向大浦。一路上不时见到难民的尸体,还目睹一个少妇,被敌人刺刀捅死的惨景,令人震惊。这样一天走了70里山路,到了一个渡口。正当大家上船时,突然几个日本兵大喊大叫,直奔渡船而来,要阻止他们上船。从谈话中,范旭东得知,日本兵不是为“检查”而来,而是要从中抓些壮汉去做苦工。范旭东奋勇向前,用娴熟的日语对日本兵说:“我们都是在香港银行做事的,现在香港粮食紧张,我们是获准离港去自谋生路的”。听到如此流利的日语,日本兵很吃惊。经过一番周旋,为难友躲过一劫。

范旭东一行从盐田经龙港、淡水、良井到平潭,去惠阳途中遥见惠阳城火光冲天,又听说日军正攻打惠阳,便悄悄躲过敌人射程地带,改道横沥,如此一天24小时,分分秒秒在生死线上。从九龙到横沥不过300里,前后走了10天,已是2月4日,再过10天就是春节了。

期间,范旭东一行先后历经敌占区、游击区,到横沥后,又改乘民船溯东江北上,越河源、义合、黄田至蓝口。2月12日到达龙川,再乘长途汽车到韶关,又改乘火车经衡阳到达桂林。在何廉及久大湘区负责人林受祜的帮助下,办到机票,范旭东夫妇才得以飞返四川。


1942年3月20日 

《海王》专题报道《范先生回到了重庆》


3月2日晚11时,范旭东夫妇平安抵达重庆珊瑚坝机场,受到“永久黄”同仁的热烈欢迎。两天后,团体同仁专门召开庆祝会,祝贺范旭东香港脱险,历经60多天的磨难,平安回家。


《海王》有关范旭东香港脱险的消息


正如《海王》的专题报道所讲:“3月2日,是我们团体历史上一个永远不会磨灭的日子。”并满怀深情地说:“感谢老天,他不但为我们团体保留下了一位领袖,更为中国工业界保住一颗辉煌的巨星。”

李佐华在美国闻讯后致函侯德榜,请侯德榜转达对范旭东香港脱险的问候和祝贺。



尊敬的侯博士:


      你2月28日写给我和我太太的信终于收到了……


       我一直惦记着范先生的事业,我知道他已将他的总部设在香港。当香港被包围时,我一直想他会怎样。从你的来信获悉他和他的家人已安全到达重庆,并且很受欢迎。请传达我对范先生的问候,祝贺他安全逃离香港。


李佐华

1942.4.18


作者  王志远  简介

王志远,原是永利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职工,酷爱研究滨海地方历史文化,尤其在“永久黄”成长历史方面,研究建树颇深。

自2007年起,曾经参与编辑过多部书刊:2007年11月《天碱90年历史画册》;2009年10月《钩沉》;2014年11月《范旭东文稿》;2008-2010年《碱业巨擘普新章画册》。


1984年9月--2013年10月多篇文章曾经入选《沽口往事》《渤海撷贝》等5部著作。

2016年出版专著《沽水流沙》。

2005年至今曾被中央、天津市、滨海新区等电视台采访20余次;被《今晚报》《渤海早报》《滨海时报》等多家媒体报道20多次。


转载自滨海新区博物馆



微信订阅号